棋乐游APP

 
咨詢熱線:158-906-15875
聯系我們
聯系人:張經理
聯系手機:158-906-15875
聯系電話:0371-64577899
聯系 Q Q:2684869897
聯系郵箱:2684869897@qq.com
聯系地址:鄭州市鞏義市芝田開發區
公司網址:www.conawayhvac.com
《河南省委書記點贊的洛陽嵩縣小山村:一支畫筆“畫”出的脫貧之路》鄭州清河水處理編輯

《河南省委書記點贊的洛陽嵩縣小山村:一支畫筆“畫”出的脫貧之路》鄭州清河水處理編輯

來源:http://www.conawayhvac.com/     作者:chanpin315   日期:2019-08-31 20:43   熱度:
               《河南省委書記點贊的洛陽嵩縣小山村:一支畫筆“畫”出的脫貧之路》鄭州清河水處理編輯

  ▲三合村全景

  “嵩縣有一個三合村,山清水秀,一位返鄉創業的大學生利用村里生態景觀和古村落特色,辦起了寫生基地,去年寫生人數達到2萬人,村里老百姓蓋起了家庭賓館、辦起了農家樂,現在村子紅紅火火、充滿生機,可以說一支小畫筆畫出了脫貧路。”

  8月26日上午,在國務院新聞辦在北京舉行以“開放的河南更出彩”為主題的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新聞發布會上,省委書記王國生點名表揚了嵩縣三合村的產業脫貧發展。

  ▲陽光下的三合村新貌

  初秋時節的伏牛山深處依然郁郁蔥蔥,風景秀美。沿著省道S247,走進洛陽市嵩縣黃莊鄉三合村,古街、老巷,青山、綠水,整齊素凈的臨街門樓,竹林掩映的土坯瓦房,一幅古樸幽靜中國水墨畫卷映入眼簾。

  從山高溝深、偏遠閉塞窮山村到花墻黛瓦、重脊高檐的手繪小鎮,位于伏牛山腹地的嵩縣黃莊鄉三合村這幾年的變化可以用翻天覆地來形容。

  “山高石頭多,出門都爬坡,是三合村以前真實的生活寫照,這幾年我們村依靠發展寫生產業,老百姓掙錢的門路多了,村里的環境也越來越好了,日子是越過越甜。”說起三合村這幾年的變化,55歲的村支部書記武淞生笑得合不攏嘴。

  ▲三合村黨支部副書記馮亞珂

  走出去的山里娃,卻堅持要回到大山創業

棋乐游APP   這一切的變化要從三合村走出去的大學生馮亞珂堅持回鄉創業說起。

  三合村原是一個普通的貧困山村,人均不足7分耕地,全村352戶人口中近1/3是貧困戶。近些年,一些深山里的貧困戶搬遷到S247沿線,可貧困的生活依然沒有改變。因為地處山區,土地資源貧乏,省道也僅僅是近些年才修通,所以資源缺乏,人們改變貧困的生活狀況很困難。對他們來說,脫貧致富是一件很遙遠的事。

  “要么出去打工,要么守著家里的幾畝地,以前掙錢的門路太少了!”在三合村當了多年黨支部書記的武淞生說。

  32歲的馮亞珂是三合村土生土長的山里娃。讀初一那年,他開始學習美術。2004年,他考入洛陽師范學院學習油畫,成為村里為數不多的大學生。

  學生時代的馮亞珂,每年都會跟隨老師到山區采風。每每面對寫生基地的老屋、老樹,他都會想到自己的家鄉,想到創業。“古樸自然的三合村,不就是一個天然的寫生基地嗎?”

  ▲正在寫生的學生們

  2009年,大學畢業的馮亞珂響應國家號召參軍入伍。兩年軍旅生涯,鍛煉了他的意志,使他有了擔當。

  2011年,馮亞珂從部隊轉業。帶著父母的期盼,他輾轉到鄭州與朋友共同經營一家畫室,從事藝術培訓。然而,執著的馮亞珂并未放棄創業夢想,2012年,他還特意在老家入了黨。

  在他從事藝術培訓的時候就曾經帶學生來到三合村寫生,回鄉創業的想法也一直在他的心里。

  “那個時候帶學生來根本不能住在村里,白天來畫畫,晚上還要住在10公里外的黃莊鄉里,中午還要給孩子們送頓飯,因為村里連一家飯店都沒有。”馮亞珂說。

  此后幾年,馮亞珂走遍了省內外的寫生基地,也在圈子中積累了廣泛人脈,創業愿望愈加強烈。

  “我堅持回來創業并不是腦子一熱,很沖動的一件事,而是經過深思熟慮,覺得肯定能辦成的一件事。”馮亞珂談起最初堅持回老家創業時語氣依然很堅定。

  ▲村里保留的老建筑物

  大家眼里的“怪人”,帶領全村人走上脫貧路

  “村里很多人連寫生是什么都不知道,跟他們說要建寫生基地,一開始他們肯定是不理解的。很多人雖然嘴上沒說,但我知道我成了他們眼里的‘怪人’。”馮亞珂說到自己剛回到村里鄉親們的反應時,心里有點無奈。

  但是他沒有因為異樣的目光就放棄自己的想法,他首先說服了家人支持自己創業的想法。

  “與旅游景區的精致相比,寫生基地更加追求原生態,無需大量投資、過分雕琢。只需一個落腳的地方,大家便會欣然而至。”馮亞珂創業的第一步,便是修建家庭賓館。

  ▲馮亞珂家的賓館

  2015年底,馮亞珂借遍了親戚朋友,籌措100多萬元,大張旗鼓拆舊房、建賓館。鄉親們嘴上沒說,心中不理解、不看好的想法始終都有。

棋乐游APP   從賓館結構設計到內部裝修,馮亞珂凡事都親自上手。2016年8月,一棟別致的四層小樓拔地而起,成為全村最氣派的建筑,取名叫“青年之家”賓館。

  隨后,一個個寫生團隊紛至沓來,一床難求。短短兩個月時間,馮亞珂累計接待了1500人。三合村在業界聲名鵲起,數十家高校、畫室慕名而來,建立寫生基地。

  ▲馮亞珂家的賓館

  初次創業的成功、業內師生的贊譽,增強了馮亞珂創業的信心,也為村里脫貧攻堅打開了新路子。2017年開春,當地政府專門成立了建設指揮部,打造伏牛山寫生基地,并搭建了文化廣場、路標路牌等基礎設施。

  ▲村子里修復的古井

  一年間,三合村家庭賓館從1家增至20多家,還建設了寫生亭、展示墻,修復了老井、舊宅、豆腐坊等景觀,“手繪小鎮”的美麗畫卷徐徐鋪開。以寫生基地為依托,三合村走上了紅紅火火的脫貧之路。

  ▲伏牛山寫生基地

  寫生基地為主導,撐起全村人的“致富傘”

  人氣帶來了財氣。除了家庭賓館的興起,“手繪小鎮”的發展也直接拉動了群眾就業,催生了一批山村新業態。

棋乐游APP   56歲的貧困戶馮孟立是村里有名的大廚。過去,誰家有紅白喜事,都請他去掌勺。但由于活兒并不多,收入就不穩定。如今,每到旺季,老馮就在馮亞珂的賓館當廚師,一天150元,每月都有三四千元進賬。

  “我從亞珂他們家的賓館一開業就在這上班,是個老員工了!”51歲的寧姑女也是三合村人,孩子們都在外地工作,自從在馮亞珂家的賓館幫忙做飯,不僅不再給孩子們增添負擔,而且在家門口就能多掙一份收入。

  由于年過花甲的張壽娃無法從事體力勞動,馮亞珂就給老張謀了一個“農民模特”的生計。一開始,面對學生的目光,老張還有些不自然,如今他已能和年輕人談笑風生。用他的話說,就是“在門前石頭上坐一晌,就能掙上幾十塊”。

  ▲靠養蜂脫貧的張嵩現

  來寫生的人多了,也讓三合村的脫貧光榮戶張嵩現的蜂蜜打開了銷路,來他家或者在網絡上找他買蜂蜜的人越來越多。

  今年56歲的張嵩現因少年時的一次意外失去了右腿,但身體的殘缺并沒有讓他喪失生活的信心,反而造就了他堅韌的性格。高中畢業的張嵩現在村里開過小賣鋪,也做過裁縫,還在村小學當過代課老師。

  2014年,張嵩現正式開始養蜂。幾年來,他摸透了養蜂的門道,在好政策的扶持下擴大了規模。“現在養了60箱蜜蜂,一箱最低產量是20斤,一斤蜂蜜能賣60塊錢,生活越來越好了。”張嵩現滿臉幸福的笑容。

  ▲張嵩現家門口的對聯

  2017年,張嵩現成功脫貧,成立了蜜蜂養殖專業合作社,并且注冊了“鐵拐張”蜂蜜商標,準備帶領更多貧困戶和殘疾人共同致富奔小康。

  “‘手繪小鎮’的成功,關鍵在于讓鄉親們轉變了思想觀念。”馮亞珂說,村里人看到來的游客越來越多,又有了帶頭人,大家都愿意通過自己的雙手脫貧致富。

  ▲三合村的一隅

  目標不僅僅是脫貧,要讓鄉親們真正富裕起來

  隨著三合村寫生基地知名度的提高,前來寫生、研學的學生紛至沓來。“去年我們基地接待了近2萬人次,今年入夏以來,來村里寫生、研學的學生不斷,我們已接待了5000余人,目前跟我聯系的學習團隊已經排到了10月份。”馮亞珂說。

  “我當時就是在網上看到了三合村的寫生基地很不錯,就帶著我們的學生來這里寫生。來到以后發現這里風景確實很不錯,很適合讓學生寫生,練習色彩。他們的食宿條件也很好,明年我們還打算帶著學生過來。”來自伊川縣一家美術培訓機構的負責人趙佳亮正帶領著自己的20多個學生在三合村寫生學習。

  ▲三合村建起了整齊的農家賓館

  據武淞生介紹,目前三合村新建有5個精品民宿,復建了一批豆腐坊、織布坊等傳統手工作坊,改造提升了25戶農家賓館,同步建成了高家莊生態漂流。2017年至今先后接待游客21000余名,創造就業崗位70余個,帶動40多戶貧困群眾實現就業,2018年底圓滿完成貧困村摘帽任務,“手繪小鎮”也順利通過“3A”景區評定。

  “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脫貧,而是讓鄉親們真正富裕起來!”去年已經被選為三合村黨支部副書記的馮亞珂說起未來的規劃時說,要進一步把寫生基地的規模擴大,發展成縣域經濟。

  ▲三合村成為多家美術培訓機構的寫生基地

  “有山有水有民居,越是原生態的山村面貌,越是筆下的亮點。”馮亞珂自信地說,要用幾年的時間,把寫生基地打造成嵩縣的一張靚麗的名片。

  借助小畫筆帶動的巨大力量,如今的三合村正在脫貧致富的路上大步向前!

 

編輯:臧小景

老葡京网投网站 兴发老虎机 狗万滚球app 兴发老虎机 竞技游戏竞猜盘口